甘肃洮河:"水土流失"日愈严重 百姓期盼水绿山青--中国农村水利水电建设信息网
中国农村水利水电建设信息网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甘肃洮河:"水土流失"日愈严重 百姓期盼水绿山青
文章来源:中国甘肃网-甘肃经济日报   添加时间:2011-7-27 16:20:40

甘肃洮河:"水土流失"日愈严重 百姓期盼水绿山青

 

  记者 赵全福 庄俊康 胡作政 漆勇 文/图

  中广网兰州7月27日消息 永靖县茅龙峡洮河注入黄河口处,惊现的是“阴阳交汇”的自然景观,成为当地的一大“奇景”。阴者,混浊的洮河;阳者,清澈的黄河。此为奇景,是喜?是悲?

  据史料记载:洮河多年平均径流量53亿立方米,洮河水系发育支流众多,年径流量超过1亿立方米的支流有12条。刘家峡水电站水工分厂水沙班的李春艳告诉记者,1980年以前洮河水是清澈的,而现在,每年来自洮河的泥沙量达600—700公斤/立方米,遇上洪水多的一年,要比这个数字还大。

  洮河流沙威胁着刘家峡电站,困扰着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洮河治理,不仅是“三市十县”人民的期盼,更是综合根治黄河流域水土流失的国家战略。

  混浊的洮河水在永靖县茅龙峡注入黄河,与黄河水泾渭分明。

  水土流失使家园难美好

  洮河在青藏高原发端形成径流蜿蜒而下,经过西秦岭末端的高山峡谷,一头扎进黄土高原西沿的定西市临洮县。千古洮河,造就了临洮百里长川。然而,由于黄土高原的属性,洮河流域的水土流失便从这里日愈严重。

  洮河仅临洮境内就有大小流域40多条,流域的支流每年在雨水的裹挟下带着大量的泥沙涌人洮河。“以前一下雨,洮河水全都是黄黄的。1997年8月,我们家已经准备第二天早上收割麦子,可是头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早上看到地里的土都被冲走了,剩下的只有石头。因为洮河水太大,淹没庄稼、冲走屋子,影响生产的事时有发生……”临洮县玉井镇白塔村党支部书记陈瑞平谈起水土流失的辛酸往事,脸色变得暗淡起来。

  据临洮县林业局提供的数字显示,临洮县总面积2857平方公里,而水土流失面积2817.2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98.45%,洮河进人临洮的李家村水文站测得平均输沙量为179.6公斤/秒,而洮河出临洮的红旗水文站测得平均输沙量已高达923公斤/秒。据介绍,洮河流域的泥沙主要来自临洮、康乐、广河和东乡。

  对洮河岸畔的人们来说,发展的潜力在水,但祸患也在水。采访中,临洮县水保局副局长李建伟这样说:“采取工程措施治理水土流失,加强小流域治理,保护洮河,减少流人洮河的泥沙量,加大洮河堤防建设,是造福后代的大问题,更是生存的问题。水土流失,流失的是血液,流失的是生存基础。”

  尽管近年来流域内各县对河道的治理非常重视,尤其临洮县先后通过省防洪办、一事一议项目等多种渠道要项目、筹资金,群众投工投劳,开始了绿化荒山、治理沟道的工程,但由于资金缺口大,很难全面展开整治。记者在玉井镇白塔村看到,几十名群众正在沟道里修护岸,正在指挥施工的陈瑞平告诉记者,目前这条护岸已经修了1400米,前面再有700米就到洮河了。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施工的群众在新修的水泥护岸上铭刻了“一事一议项目好,党恩忘不了!”的题词。陈瑞平说:“我们还需要国家扶持更多这样的好水利工程!”

  河道“争夺战”何时休

  洮河流经临洮县内115公里,其中与临夏州康乐、广河、东乡三县的跨界河流达60公里。就洮河跨界治理情况,记者调查发现,由于行政体制、利益分配等诸多原因,使得同步治理工作举步维艰。

  记者在临夏东乡县达班乡的工业园区内看到,塔吊高耸,机器轰鸣,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该园区的马如山主任介绍说,这个工业园区从2007年规划,2009年开始建设,占地8.5平方公里。园区紧依洮河而建,对面是临洮县红旗乡地界。

  在广河三甲集洮河岸边记者看到,这里的河道宽度仅有50米左右。当地群众普遍反映,临洮与临夏跨界河流污染严重,两岸群众争抢洮河水、争占河道,却无人为治理河堤而“买单”。洮河,如同人体内的大动脉,滋养并孕育了整个洮河流域的生命体系,但是,跨界河流缺乏治理却严重威胁着这条“命脉”,亦成为施政者心头的“痛”。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无论在临洮还是临夏,凡是提及洮河,跨界河流的治理问题无疑成了大家关心的焦点。临洮县水务局副局长陈维峰在采访中说,在跨界河流的护岸治理上,省上有关部门也曾下过决心,但跨界双方彼此都把责任指向对方。多年来,也并没有真正把定西、临夏同胞完全捆绑在洮河治理的同一条船上。早在前几年,定西、临夏两地曾就流域治理势在必行、修堤防洪造福百姓达成共识,但一个更深层次的矛盾也随之产生:定西、临夏两市都不愿意以失去土地、牺牲自己的经济利益为代价,都不愿意主动让出河道,导致跨界洮河治理陷人僵局。

  体制之惑一直是跨界河流治理的最大拦路虎。面对记者的采访,临洮县环保局副局长田亚军也显得无奈:“不在我们辖区,你叫我们如何确定排污责任主体?且排污行为存在一定的季节性和突发性,而跨界执法工作机制尚未形成,打击跨界违法排污行为存在一定难度。”

  陈维峰说,跨界治理洮河扯皮的问题真的应该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了,建议省上拿出统一规划,临夏、定西分批实施。前些年,在治理临洮巴下牟家护岸的问题上,定西和临夏同时审批、同步实施,这是跨界河流护岸治理中唯一成功的一例。沿河两岸的回、汉村民看着畅通无阻的行洪河道、坚实的水泥护岸时无不拍手称快,都说:“是党和政府帮咱们去了这块心病,大伙再也不用为下雨行洪担忧了。”

  留住水土才能种上希望

  据临洮县水务局提供的材料显示,临洮境内洮河流域地质构造复杂,东南高,西北低,南北斜长,地貌差异较大。境内山多川少,梁峁起伏、沟壑纵横、坡陡沟深、地形破碎,沟壑密度平均为1.45Km/Km,有75%以上的面积为沟壑切割的岭梁山地和植被稀疏的高寒山地。

  面对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必须采取工程和生态相结合的综合治理措施。多年来,该县在小流域治理过程中,通过梯田综合、建淤地坝、退耕还林还草等多种形式,因地制宜、多措并举、分类治理。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518平方公里,治理程度达到54.2%,治理重点小流域1295.7平方公里,林草覆盖率达到25.2%,梯田总面积近100万亩,走出了一条“沟道坝系化、流域生态化、梯田高效化”的水土保持综合治理的路子。

  临洮县上营乡瓦窑滩村坐落在马◇山麓,在治理前,该村坡耕地多,水土流失严重。再加上天气的干旱、人为的破坏,这里的生态环境不断恶化,森林覆盖率非常低,涵养水源、保持水土的功能极差。脆弱的生态环境严重制约着当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出现了-方水土难以养活-方人的现象。

  临洮县连儿湾乡花儿岔村立家滩社共有十几户人家,由于多年的水土流失,一条深沟影响了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也阻断了村里孩子上学的路。凡是有暴雨突降、山洪暴发,冲垮耕地、冲走农田的事是时常发生,村民们做梦都想修建一座坝,既能走路也能淤地,但依靠一家一户的力量很难实现。2008年7月的一天,临洮县水保局实施的广丰坝系项目在这里修筑骨干坝,开工那天,当地数千名父老乡亲像赶大集似的早早就来到了现场,有的还从附近的小卖部里购买了鞭炮,到开工现场放炮表示庆贺。农民们对小流域治理的感激之情,让在场人员无不为之感动。

  指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层层梯田,临洮县水保局副局长李建伟感慨万千:“多年来,临洮人在修建梯田中付出了艰辛和汗水,现在该让他们享梯田的福了。”依托百万亩水平梯田,临洮县引导群众调整种植结构,大力发展洋芋、花卉、畜牧、蔬菜四大支柱产业。如今,这些产业已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摇钱树”……

  只有留住水土,才能种上希望,才能让山绿、地平、路宽、人富。

  “决不能让洮河成为第二个渭河”

  发源于我省定西市境内的渭河是黄河的重要支流。近年来,渭河生态环境急剧恶化,水源涵养功能下降,水土流失加剧,已成为制约当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

  岷县县长党建中认为,洮河流域生态环境的恶化,是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生态环境整体恶化,水资源不足,导致源头区经济社会发展基础薄弱,群众生活水平较低,贫困面大;另-方面,由于生活水平低,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生产生活对资源环境的依赖性加大,生活贫困与生态破坏形成了越穷越破坏,越破坏越穷的恶性循环。在谈到如何对待境内乱开矿的现象时,党建中坚定地表示:“宁给后代留青山绿水,不要眼前的GDP!”

  为了贯彻《国办47条》规划的实施渭河、洮河等中小河流综合治理,加强城镇防洪体系建设和山洪灾害防治,推进黄土高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建设黄河中上游生态修复以及水土保持综合治理等重点生态项目的精神,探索打破行政区划限制、创新扶贫开发模式,2010年11月25日在兰州召开的洮河流域扶贫开发座谈会上,省扶贫办邀请沿洮河流域的市、州、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负责人、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相关成员单位以及兰州大学、省社科院、省电投集团等单位,就沿洮河流域扶贫开发规划的思路、重点和设施进行了广泛讨论,提出了意见和建议。针对沿洮河流域“三市十县”均为传统的农牧业市县,经济总量小,社会事业发展严重滞后,自然条件严酷,生态环境脆弱,资源相对短缺,基础设施薄弱,流域内贫困现象比较突出的问题,结合定西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关于建立沿洮流域扶贫开发示范带(区)的建议》,会议建议打破行政区划限制,将沿洮河流域的甘南州、临夏州、定西市3市州10个县统一规划、连片开发,配套相关规划和优惠政策,使该区域组团发展,整体推进。

  这一建议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上主要领导对此作出了重要批示,为进一步加强洮河流域的生态保护工作提供了巨大动力。

  加强洮河流域的生态保护与治理,对从根本上缓解洮河流域生态恶化及提升水涵养能力,保障黄河水源供给、防洪治淤、流域治理和扶贫开发具有重大意义。临洮县县长石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深情地说:“我们呼唤生态洮河,决不能让洮河成为第二个渭河。”

  综观洮河流域生态保护与破坏的现状,洮河流域的城镇是否更应该反思以往以牺牲生态为代价换GDP的经济发展理念?在新一轮工业化、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怎样才能避免再付出这样的代价?现在要做的,并非“未雨绸缪”,而是“亡羊补牢”。

□ 栏目分类
更多>>通知公告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水电论坛 | 协会概括 | 澳门巴黎人网址 
澳门巴黎人娱乐场 版权所有   备案号  京ICP备13006105号-2
联系电话:010- 68690617 E-mail: 2504972206@qq.com